Heaven Mass
いろいろ置き場。
自我介紹

綠川明

Author:綠川明
✦本家:

✦連絡:
midori_akari✦hotmail.com(✦→@)

✦生存確認:Plurk FB Twitter
訊息發佈以噗浪和FB為主,
推特為日文用。/
主にPlurkとFBを使います、
Twitterは日本語のみ。
作品感想募集:歡迎填寫(´▽`)
販售品一覽(本家通販)
--------------
想去二次元的畫圖人,
以女性向原創(乙女向為主)
為創作中心。

絵描いてます。
女性向け(ほぼ乙女向け)
一次創作中心。
--------------



Plurk




FB



文章分類



.



喪服淑女Vol.1-幻葬箱庭-特典文【Dolce】(試閱)
原創乙女向作品「喪服淑女」Vol.1
以下是喪服淑女Vol.1-幻葬箱庭-特典文的試閱
(試閱部分約3000字,完整全文約5700字。)

取得完整特典圖文的方法請見此:【喪服淑女Vol.1─幻葬箱庭─ 宣傳&心得募集活動】
已有新版並全文公開了!喪服淑女Vol.1-幻葬箱庭-特典文【Dolce】(新版全文)

Vol.1特典文 -Dolce-(試閱)

Dolce

今天教堂內顯得格外熱鬧。

若是平時,這裡幾乎只有定期來此祈禱的中老年層居民。但今日聚集在此的人數不但是平時的三倍左右,還清一色是十幾歲到二十前半的女性。

女孩子們纖細又嘈雜的聲音,伴隨著甜點般的甘美香氣,溢滿了教堂。

「席爾芬小姐~一起來做嘛!」一位約二十出頭的短髮女性,對著靜靜坐在角落長椅上的席爾芬喊著。

「對呀對呀,這次真是多虧了席爾芬小姐幫我們借到教堂…因為一星期前才臨時決定辦這個活動,到處都找不到能容納大家的聚會場地。」
「要不是黛安認識席爾芬小姐,這活動大概就只能取消了。」
其中一人提到席爾芬後,身旁的人也紛紛加入討論。似乎不習慣眾人突然間聚集過來的目光,席爾芬原本平放在雙腿上的手,不自覺交握起來。

「謝謝各位的好意…但我沒有經驗,只怕會給大家添麻煩。」

「客氣什麼呢!這個活動的主旨,就是要幫助所有不會做巧克力點心的戀愛少女們呀!!!」穿著紅色圍裙,聽起來像是主辦人的女性說出了如此熱血的台詞後,全場的女性們也跟著「喔喔喔!」的發出高低大小不一的歡呼聲。

「所以席爾芬小姐完全不必擔心這個問題,更何況您還是我們這次活動的恩人呢!」主辦人再次熱心的提出邀請,「一起來做吧!大家一起做很好玩的!」

「我………」盛情難卻,就是指這種狀況吧?不知是否為了緩解緊張,席爾芬開始在腦中搜尋可以用來形容目前場面的詞句。

突然間,她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。

「但是我沒有心儀的對象。」

大家都是為了送給戀人、或計劃告白等目的做巧克力。對於沒有這樣對象的自己,似乎找不到參與的理由。

「騙人。」
「騙人的吧?」
「別害羞嘛~」
雖然各有微妙差別,但眾人意見如此統一的秒答還是讓席爾芬嚇了一跳。

「但我真的沒有…」席爾芬還沒說完,大家就馬上七嘴八舌的接了上來。

「上次我明明看到席爾芬小姐跟烏羅普羅斯先生手牽著手逛街。」
「那、那是因為烏羅說怕我走丟,所以要牽著…」席爾芬有些慌張的急忙解釋。

「以前我也看到約姆加德先生公主抱席爾芬小姐。」這次在席爾芬回答前,旁邊的女性們先發出了「呀───!」的尖叫聲。
「什麼!妳在哪裡看到的啊!我也好想看!」
「其實我是約姆加德先生派的…可惜他不常到這裡來。」
雖然不太了解大家是因為什麼事情感到興奮,但席爾芬還是做出了澄清。
「那次是因為我不小心跌倒腳扭傷,約姆加德先生經過時好心幫我的。」

「那個…我之前有聽到總長以賽亞先生對席爾芬小姐做出愛的告白。」
「以賽亞先生總是喜歡這樣對我開玩笑。」席爾芬笑著說。
「………」
「………」這次眾人陷入一片沉默。
「怎、怎麼了嗎?」再次對於大家的反應感到困惑,擔心自己是否說錯話,席爾芬連忙詢問。
「怎麼說呢…嗯……」
「開始有點同情起總長先生了呢…」
「是呀,我也偶爾幫他加油一下好了。」

眾人默默對以賽亞表達默哀之意後,接著把主題轉回今天的重點上。

「席爾芬小姐,送巧克力不一定僅限於戀愛關係喔!當然由於節日因素,大多以戀愛目的來贈送巧克力,但也有朋友間為了感謝對方平日的關照而送。」
「像這兩位就是要做來送給家人和朋友的。」主辦人指向自己旁邊的兩位女孩說著。

「是嗎…」席爾芬稍微思考過後,接著朝向主辦人的方向微微的鞠了一躬。
「那麼就請各位多多指教了。」


◆◆◆◆◆


(以下節錄)


◆◆◆◆◆


雖然席爾芬一直擔心到鎮上後是否能順利找到兩人。但實際到達後,她馬上發現自己的煩惱是多餘的。

以賽亞跟抱著一大袋東西的約姆加德,剛好正往自己所在的入口處走來。

「咦?這不是小芬小姐嗎?真是奇遇呀~」約姆加德似乎被手上的東西影響到視線,因此以賽亞先發現了席爾芬並朝她招手。

「以賽亞先生、約姆加德先生。」席爾芬同樣朝著兩人的方向走去。
「那個…其實是…啊。」正打算掀開提籃蓋布的手,動作到一半就停了下來。一走近兩人後,席爾芬看見了約姆加德手中大袋子內的東西。

「這是…巧克力?而且好多。」從袋子的開口向內望去,裡面裝滿了五顏六色的包裝。不論袋裝或是盒裝,在這個節日會有這麼多的小包裝…裡面裝的應該全是巧克力吧?

「小芬小姐!妳一定要聽我說!」以賽亞突然一臉哀戚的湊到席爾芬身旁。

「今天一早想說到鎮上的話,也許能收到幾份巧克力…」
「原來以賽亞先生今早說要辦的事情,就是收巧克力?」
「咦!?當、當然不是啦~這只是順便的!總之…」以賽亞乾咳幾聲後,便重新敘述起來。
「辦完正事後,我們回程就順便繞到街上去逛逛。沒想到這時突然有一大群女性圍過來,她們手上拿著各種包裝的巧克力…」
說到此時,以賽亞眼中一瞬間閃起了光芒,但隨即又黯淡下來。
「雖然我早就推測大概會有三分之一都是給阿約的…但…」

「沒想到那些全都是送給阿約的!」以賽亞沉痛的說著。

「這、這樣嗎…」雖然不是很能了解,但席爾芬還是想試圖安慰以賽亞。

「如果以賽亞先生不嫌棄的話,我這邊也有巧克力想送給您。」席爾芬從提藍中拿出原本被烏羅普羅斯誤拿過的,繫著黃色緞帶的布包。

「送給我的?」以賽亞睜圓了眼。
「是的。如果以賽亞先生願意收下的話。」
「從這包裝看來…是小芬小姐親手做的?」
「是的…所以我想比不上市售的好吃…但確定是可以入口的程度。」
「………」
「如果不方便收下當然也沒關係!那個…」面對低下頭陷入沉默的以賽亞,席爾芬緊張了起來。

雖然烏羅很乾脆的收下了,但這並不代表以賽亞先生或約姆加德先生也會願意收下。
正當席爾芬打算將手上的巧克力收回籃中時,手腕突然被以賽亞拉住。

「……小芬小姐!我最喜歡妳了!」接著席爾芬眼前突然染上一片白,幾秒後才意識到以賽亞抱住了她。

『碰!』

同時間一個物體落地的聲音響起。
接著很快的,遮住席爾芬視線的那片白被迅速往後拖去。

「阿…阿約你別扯披風…快…不能呼吸……」

「還好嗎?」約姆加德鬆手後,朝著席爾芬的方向詢問。
「只是嚇一跳而已…啊,巧克力都掉到地上了…」看來袋中真的裝了不少巧克力,不然掉下時也不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響。

已經有了這麼多巧克力,大概不會需要自己的這份吧?先不論味道,光看包裝就差了很大一截…

「那個…謝謝以賽亞先生願意收下。平時受您照顧了。」重新拿出繫著黃色緞帶的布包後,席爾芬走向以賽亞並將之遞出。

「謝謝!光是收到一份小芬小姐親手做的巧克力,就勝過阿約那一大袋了!」
「………」

「那、那麼不打擾兩位了。」席爾芬輕輕一鞠躬後正打算轉身離去時,這次手腕又被拉住了。但這次拉住她的不是以賽亞。

「約姆加德…先生?」席爾芬轉過身,映入眼簾的是約姆加德一如往常的無表情。

但此時看來卻感到有些落寞。

「那個…我…」約姆加德握著席爾芬手腕的手,不自覺加強了力道。
「……!」席爾芬微微皺起眉頭。
「啊…」發現自己握的太用力,約姆加德趕緊鬆開手。

「對不起。」
「沒關係的。請問約姆加德先生要說什麼?」
「………巧」
「就是巧克力啦!阿約一定是覺得為什麼我有但他沒有,所以在鬧彆扭。」以賽亞走到兩人身旁,將自己手上的巧克力晃了一下。

「是這樣嗎?」席爾芬望向約姆加德。
「………」最初似乎想反駁些什麼,但最後約姆加德還是點了點頭。
「對不起…因為看見約姆加德先生已經收到這麼多巧克力,便擅自認定應該不需要我的,所以…」

「對呀,不用給阿約啦,那一包讓他吃到蛀牙都沒問題。」
「……既然總長這麼想要,那全部給你。」約姆加德將地上那一大袋巧克力拿起後,一股腦的就往以賽亞胸前塞去。

「哇、哇哇!」承受了袋子的重量後,以賽亞往後退了好幾步。

「那麼…這是要送給約姆加德先生的。」席爾芬將繫著紫色緞帶的布包取出,遞給約姆加德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
啊…現在約姆加德先生似乎在笑?雖然印象中有見過幾次,但因為機會很少,所以每次看到時都會不自覺的凝視起來。

接著連自己也自然而然的一同掛起微笑。

「感謝平日的照顧,希望巧克力能合兩位的口味。」
再次表達感謝之意後,席爾芬便向兩人道別往別處走去了。

望著席爾芬的背影,以賽亞把裝滿巧克力的袋子放回地上。
「……阿約,我看這些巧克力還是分給孩子們吃好了。」
「……嗯。」


◆◆◆◆◆


引用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引用 URL
http://midorigawa.blog125.fc2.com/tb.php/51-153bc8d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