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ven Mass
いろいろ置き場。
自我介紹

綠川明

Author:綠川明
✦本家:

✦連絡:
midori_akari✦hotmail.com(✦→@)

✦生存確認:Plurk FB Twitter
訊息發佈以噗浪和FB為主,
推特為日文用。/
主にPlurkとFBを使います、
Twitterは日本語のみ。
作品感想募集:歡迎填寫(´▽`)
販售品一覽(本家通販)
--------------
想去二次元的畫圖人,
以女性向原創(乙女向為主)
為創作中心。

絵描いてます。
女性向け(ほぼ乙女向け)
一次創作中心。
--------------



Plurk




FB



文章分類



.



喪服淑女Vol.1-幻葬箱庭-特典文【Dolce】(新版全文)

原創乙女向作品「喪服淑女」Vol.3
全文七千字出頭,最後加寫了近九百字,看過舊版的人可以拉到最後看。
會放Vol.3 Banner是因為加寫處要看過Vol.3才會有感xD///(用紅字幫大家懶人包)
無字版插圖一樣內收~
延伸閱讀:噗浪內有寫些個人感想xD///




今天教堂內顯得格外熱鬧。

在平日此時,這裡幾乎只會有定期來此祈禱的中老年層居民。但今日聚集在此的人數不僅是平時的三倍左右,還清一色是十幾歲至二十前半的女性。

女孩子們纖細又略為嘈雜的聲音,伴隨著出自甜點的甘美香氣,溢滿了教堂。

「這次都要多虧了席爾芬小姐的幫忙啊!」一位約二十出頭的短髮女性,朝向靜靜坐在角落長椅上的席爾芬喊著。
「對呀對呀,幸好席爾芬小姐幫我們借到教堂……因為一星期前才臨時決定辦共同做巧克力的活動,幾乎跑遍全鎮都找不到能容納下所有人的聚會場地。」
「果然大家一起做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呢!」
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。

此時突然有人擊掌,用一副想到好點子的表情道:「對了!難得大家聚在一起,席爾芬小姐也來做巧克力嘛~!」

似乎大家都認同這是個好主意,紛紛往席爾芬的方向投以期待的眼神。
即使知道大家都是出自好意,但不習慣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的席爾芬,原本平放在雙腿上的手,因為緊張而不自覺交握起來。

「謝謝各位的好意……但我沒有經驗,只怕會給大家添麻煩。」

「客氣什麼呢!這個活動的主旨,就是要幫助所有不會做巧克力點心的戀愛少女們呀!!!」穿著紅色圍裙,聽起來像是主辦人的女性說出了如此熱血的台詞後,全場的女性們也跟著「喔喔喔!」的發出高低大小不一的歡呼聲。

「所以席爾芬小姐完全不必擔心,更別說您還是我們這次活動的恩人呢!」主辦人再次熱心的提出邀請,「一起來做吧!大家一起做很好玩的!」

「我……」盛情難卻,就是指這種狀況吧?不知是否為了緩解緊張,席爾芬開始在腦中搜尋可以用來推辭目前場面的話語。

突然間,她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。

「但是我沒有心儀的對象。」

大多數的女性都是為了送給戀人、或計劃告白等目的做巧克力。對於沒有這樣對象的自己,似乎找不到參與的理由。

「騙人。」
「騙人的吧?」
「別害羞嘛~」
即使各有微妙差別,但眾人如此一致的秒答仍讓席爾芬感到驚訝。

「但我真的沒有……」席爾芬說到一半,大家就馬上七嘴八舌的接了上來。

「上次我明明看到席爾芬小姐跟烏羅普羅斯先生手牽著手逛街。」
「那、那是因為烏羅說怕我走丟,所以要牽著……」席爾芬有些慌張的急忙解釋。

「牽手算什麼,我以前可是看到約姆加德先生公主抱席爾芬小姐呢!」這次在席爾芬回答前,旁邊的女性們先發出了「呀————!」的尖叫聲。
「什麼!妳在哪裡看到的啊!我也好想看!」
「其實我是約姆加德先生派的……可惜他不常到這裡來。」
雖然不太了解大家為何感到如此興奮,但席爾芬還是做出了澄清。
「那次是因為我不小心跌倒腳扭傷,約姆加德先生經過時好心幫我的。」

近乎無視於席爾芬的回覆,緊接著又馬上出現新的現場目擊者證詞。

「那個……我、我之前有聽到總長以賽亞先生對席爾芬小姐做出愛的告白……!」
「以賽亞先生總是喜歡這樣對我開玩笑。」席爾芬輕笑著說。
「………。」
「………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一反之前充滿粉紅色氣氛的尖叫聲,這次眾人陷入一片沉默。
「怎、怎麼了嗎?」再次對於大家的反應感到困惑,擔心自己是否說錯話,席爾芬連忙詢問。
「怎麼說呢……嗯……」
「連烏羅普羅斯先生派的我,都開始有些同情起總長先生了呢……」
「是呀,我也偶爾幫他加油一下好了。」

眾人默默對以賽亞致上默哀之意後,接著把主題拉回今天的重點上。

「席爾芬小姐,送巧克力不一定僅限於戀愛關係喔!當然因為節日名的關係,以戀愛目的來贈送巧克力的人占多數,但也有朋友間為了感謝對方平日的關照而贈送。」
「像這兩位就是要做來送給家人和朋友的。」主辦人指向自己旁邊的兩位女孩說道。

「是嗎……」席爾芬稍做思考過後,接著朝向主辦人的方向微微的鞠了一躬。
「那麼就請各位多多指教了。」


◆◆◆◆◆


「這個是烏羅的,這邊是以賽亞先生跟約姆加德先生的……」席爾芬一邊數著提籃內的巧克力包數,一邊確認贈送對象。

雖然巧克力僅以簡素的白色布包裝起,但每包的束口緞帶顏色皆不同,藉此來區別贈送對象。雖說如此,席爾芬還是在緞帶上加寫了名字。

從早上九點開始的製作巧克力活動,一直到下午三點才結束。雖然席爾芬提出想和大家一起收拾,但主辦人說:「這點小事我們全體來做一會就解決了,席爾芬小姐先去分送巧克力吧!」
經過今早的經驗,席爾芬這次就大方接受了這份好意。

「比預想的多做了一些……」確認完提籃內的巧克力,席爾芬回想起今天與大家共同製作的過程。
剛開始一如預料的手忙腳亂,光是最初的將巧克力塊隔水加熱步驟就讓席爾芬感到戰戰兢兢。但多虧了眾人的熱心幫忙,最後不到一小時就幾乎學會了所有的基本步驟。
掌握住基本製作流程後,接著又在大家熱情的推薦下,嘗試了許多不同做法。有些加入蜂蜜、核果等副食材增色,甚至連不含可可的白巧克力都做了。

若非當初主辦人如此盛情邀約,自己一定會錯過這樣新鮮又快樂的經驗吧?
對於最初表示拒絕,甚至對大家的熱情感到退卻的自己,席爾芬感到有些羞愧。
但現在既然做出了成品,就得好好的分送出去才行。這樣才不會辜負了大家的好意。

「希望這些巧克力也能讓收到的人喜歡就好了。」
將布蓋上提籃,席爾芬的內心感到些許雀躍。


◆◆◆◆◆


烏羅普羅斯只要人不在教堂內時,有很大的機率會在外頭的樹下午睡,因此在步出教堂後,席爾芬首先朝建築後方的樹林走去。
「烏羅,你在嗎?」觀望了一下四周,但似乎捕捉不到他的身影。大概是已經過了午睡時間的關係吧……
正當席爾芬有些失落的打算往回走時,後方傳來了熟悉的聲音。

「妳怎麼在這裡?今天從早上開始不是在參加什麼活動……」烏羅普羅斯單手插腰望向席爾芬。

「活動在剛剛已經結束了,其實我現在正好想找烏羅。這個……」在席爾芬要從提籃內取出巧克力時,烏羅普羅斯早一步注意到了她手上的東西。

「這籃子是啥?」烏羅普羅斯看向席爾芬手上的提籃,接著走近將提籃上的布掀開一半,看到裡面放著幾份繫著緞帶的小布包。

「這些都是在活動時做的,聽說今天是製作這種被稱為『巧克力』的甜點,送給……」話才說到一半,籃子就被烏羅普羅斯一手拿走。

「喔,有好幾包呢。」
「嗯,雖然我不愛吃甜食……」烏羅普羅斯隨手拿起一份綁著黃色緞帶的布包,正打算解開包裝時,扯著緞帶的指尖卻突然停住。
「為什麼緞帶上面寫著以賽亞那老頭的名字。」

「因為平時受到以賽亞先生許多照顧。」席爾芬微微笑道,「要送給烏羅的是紅色緞帶那包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烏羅普羅斯露出一臉沒睡飽就被吵醒的不悅表情。
「烏、烏羅?」
「算了,本大爺我心胸寬大,其他義理的部分就當做施捨給他們的。」
「義理……」席爾芬將視線移向提籃,像是在思考些什麼。

「嗯,這包就是我的吧?」烏羅普羅斯自籃中拎起紅緞帶的布包,這句話很快就將席爾芬的思緒拉回。
「是的。但剛才烏羅說不喜歡甜食,那……」
「妳做的我就喜歡。」將手上的布包收進口袋後,烏羅普羅斯便把提籃還給席爾芬。
「下次記得,這種時候只需要做我份就夠了。」露出像惡作劇般的得意的笑容,接著烏羅普羅斯便轉身,背對著席爾芬揮揮手後往教堂內走去。

望向烏羅普羅斯漸遠的背影,不知為何一份暖意緩緩在席爾芬的心中升起。
製作並贈送禮物給身旁重要的人,或許是件普通的事情。但對自己來說這是第一次,不論做或是送。

之前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,席爾芬悄悄想著。以後還有機會的話,送給烏羅的那份要記得少放些蜂蜜才行。

腦中不經意浮現對未來的預想,席爾芬趕緊拍了拍自己微微泛紅的臉頰。才剛送完一包就如此鬆懈怎麼行呢。

「接下來是約姆加德先生和以賽亞先生,記得今早以賽亞先生說有事情要到鎮上去,接著就跟約姆加德先生一起出門了。」
「不知道能不能順利遇到他們……」雖然從教堂到鎮上的距離並不遠,大概走個十分鐘就能抵達。但像今天這樣的特殊日子,街上大概會有不少人潮吧。

此時席爾芬倏然想起剛才的疑問。
「對了,義理是什麼意思?下次再向烏羅請教好了。」


◆◆◆◆◆


雖然路上席爾芬一直擔心抵達鎮上後是否能順利找到兩人。但後來她馬上發現自己的煩惱是多餘的。

以賽亞和抱著一大袋東西的約姆加德,正剛好往自己所在的入口處走來。

「咦?這不是小芬小姐嗎?真是湊巧呀~」約姆加德似乎被手上的東西影響視線,因此是以賽亞先發現席爾芬並朝她招手。

「以賽亞先生、約姆加德先生。」席爾芬同樣朝著兩人的方向走去。
「那個,其實是……啊。」正打算掀開提籃蓋布的手停了下來。一走近兩人後,席爾芬馬上發現了約姆加德手中大袋子內的東西。

「這全是、巧克力?」從袋子的開口往內望去,裡面裝滿了五顏六色的包裝,不論袋裝或盒裝。在這節日收到這麼多的小包裝的物品,裡面裝的十之八九是巧克力吧?

「小芬小姐!妳一定要聽我說!」以賽亞突然一臉哀戚的湊到席爾芬身旁。

「今天一早想說到鎮上來的話,或許能收到幾份巧克力……」
「原來以賽亞先生今早說要辦的事情,就是收巧克力?」
「咦!?當、當然不是啦~這只是順便的!總之……」以賽亞乾咳幾聲後便繼續講述。
「辦完正事後,回程時我們順道去街上逛逛。沒想到這時突然有一大群女性圍過來,她們手上拿著各種包裝的巧克力……!」
說到此時,席爾芬能感受到以賽亞眼中一瞬間閃起光芒,但隨即又黯淡下來。
「雖然我早就推測大約會有三分之一是給阿約的……但……」

「沒想到那些全都是送給阿約的!!!」以賽亞一臉沉痛。

「這、這樣嗎……」雖然不是很能了解,但席爾芬還是試圖想安慰以賽亞。

「如果以賽亞先生不嫌棄的話,我這邊也有巧克力想送給您。」席爾芬從提藍中拿出原本被烏羅普羅斯誤拿過的,繫著黃色緞帶的布包。

「送給我的?」以賽亞睜圓了眼。
「是的。如果以賽亞先生願意收下的話。」
「從這包裝看來……是小芬小姐親手做的?」
「是的,雖然一定比不上市售的好吃……但確定是可以入口的程度。」
「………」
「當然不方便收下也沒關係!那個……」面對低下頭陷入沉默的以賽亞,席爾芬緊張了起來。
雖然烏羅很乾脆的收下,但這並不代表以賽亞先生或約姆加德先生也會願意收下。
正當席爾芬打算將手上的巧克力收回籃中時,手腕突然被以賽亞拉住。

「……小芬小姐!我最喜歡妳了!」接著席爾芬眼前突然染上一片白,幾秒後才意識到以賽亞抱住了她。

『咚!』

同時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。
緊接著下一秒,遮住席爾芬視線的那片白被迅速往後拖去。

「阿……阿約你別扯披風……快……不能呼吸……」

「還好嗎?」約姆加德鬆手後,朝向席爾芬的方向詢問。
「只是嚇一跳而已……啊,巧克力都掉到地上了……」看來袋中真的裝了不少巧克力,否則掉下時也不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響。

已經有了這麼多巧克力,大概不會需要自己的這份吧?先不論味道,光看包裝就差了很大一截。

「那個,謝謝以賽亞先生願意收下,平時受您照顧了。」重新拿出繫著黃色緞帶的布包後,席爾芬走向以賽亞並將之遞出。

「謝謝!光是收到一份小芬小姐親手做的巧克力,就勝過阿約那一大袋了!」
「………」

「那、那麼就不打擾兩位了。」席爾芬輕輕一鞠躬後正打算轉身離去,此時手腕又被拉住,但這次拉住她的不是以賽亞。

「約姆加德……先生?」有些驚訝地轉過身,映入眼簾的是約姆加德一如往常、毫無起伏的表情。

但此時看來卻感到有些落寞。

「那個、我……」約姆加德握著席爾芬手腕的手,不自覺加強了力道。
「……!」席爾芬微微皺起眉頭。
「!」發現自己握的太用力,約姆加德趕緊鬆開手。

「對不起。」
「沒關係的。請問約姆加德先生要對我說什麼?」
「……巧」
「就是巧克力啦!阿約一定是覺得為什麼我有但他沒有,所以在鬧彆扭。」以賽亞走到兩人身旁,將自己手上的布包拿到約姆加德眼前晃了晃。

「是這樣嗎?」席爾芬望向約姆加德。
「………」原本似乎想反駁些什麼,但最後還是老實的點了點頭。
「真是對不起,因為看到約姆加德先生已經收到這麼多巧克力,心中便擅自認定不會需要我的,所以……」

「對呀,不用給阿約啦,那一大包讓他吃到蛀牙都沒問題。」以賽亞繼續晃著黃緞帶的布包,一臉得意。
「……既然總長這麼想要,那全部給你。」約姆加德將地上那一大袋巧克力拿起後,便一股腦的往以賽亞胸前塞去。

「哇、哇哇!」承受不了袋子的重量,以賽亞往後退了好幾步。

「那麼……這是要送給約姆加德先生的。」席爾芬將繫著紫色緞帶的布包取出,遞給約姆加德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
……現在約姆加德先生似乎在笑?雖然印象中有見過幾次,但因為機會很少,所以每次看到時都會不自覺凝視起來。

接著自己像是為此牽引般,自然而然的一同掛起微笑。

「感謝兩位平日的照顧,希望巧克力能合口味。」
再次表達感謝之意後,席爾芬便向兩人道別往別處走去了。

望著席爾芬的背影,以賽亞把裝滿巧克力的袋子放回地上。
「……阿約,我看這些巧克力還是分給孩子們吃好了。」
「……嗯。」


◆◆◆◆◆


之後席爾芬再分送了幾位這段時間滯留在此喪服使,以及幾位平時常到教堂的信徒後,發送巧克力的工作大致上就算完成了。

等到走回去後,已經到了純白教堂被夕陽染成橘紅色的時間。接著打開門走進禮拜堂,室內就如最初主辦人所保證的,完全恢復了原本的樣貌。

看著和平日同樣的景象,想到今天一整天從製作巧克力到分送他人,感覺就像一場夢……對一向與節日或活動不太有緣的喪服使來說。
接著打算將提籃收回廚房時,席爾芬發現籃內還剩下一包巧克力。

「怎麼還有剩呢?」看著繫上水藍色緞帶的布包,席爾芬感到有些訝異。

雖說一開始的量確多做了些,但在個別打包時就已經算好數量,並分別寫上姓名。而剩下這包雖然繫有緞帶,卻沒寫上名字。

對於這件事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席爾芬,開始努力自今天的記憶中搜尋關於這包巧克力的印象。
「感覺……好熟悉。」雖然對於自己選擇的水藍色緞帶有記憶,但就是想不起來對應這個顏色的人。

為何明明感到如此親近,卻又想不起來?
此時,席爾芬發現布包上染了幾滴水痕。

「咦……?」摸上自己的臉頰,這時席爾芬才發現自己在掉淚。
「真奇怪……我為什麼……」明明想不起來,但卻覺得好難過。

那是猶如心臟被貫穿一般的痛楚。

雖然很想知道這心痛的原因,但不論席爾芬再怎麼努力都想不起來。最後只好先放棄回想,暫時將繫著水藍色緞帶的布包置於祭壇上。

「快到晚餐時間了,但負責料理的海蓮小姐還沒來……」看向從天窗灑下的橘紅陽光,席爾芬再次意識到現在的時間。

可能是今天較忙被事情拖延到,或是單純忘記時間?席爾芬心想,總之還是走一趟海蓮小姐的家好了。

往外走出並輕闔上大門後,席爾芬再次離開了教堂。

被寂靜支配的禮拜堂大約過了幾分鐘後,大門再次隨著吱喳聲被開啟。風從門口灌入室內,揚起的塵土在夕陽光照射下,閃著點點光暈。

站在門口的人因為逆光而形成剪影。人影在大致環顧四周後,接著便起步往禮拜堂內走去,最後停在祭壇前。
自天窗照落下的陽光為他洗去原本覆蓋在身上的影子。即使如此,乍看之下仍和先前無太大差異。
披著一身黑色的罩頭長斗篷,帽沿下露出張清秀男子的臉。雖然右眼被過長的瀏海遮住,但薄紫色的左眼一經夕陽照射,看起來就像紫水晶一樣剔透。

「……這是,給我的嗎?」

納伊插圖

男子拿起席爾芬放在祭壇上的巧克力布包,端詳一會後,接著解開了水藍色緞帶。

「白巧克力……」男子的紫眸微微瞇起,「這不是小孩子的口味嗎?」

表情顯得有所不滿,但男子還是隨手拿起一塊放入口中。

「果然是小孩子的口味。」

語畢,男子捧著巧克力的手往下方一斜——啪啦啪啦啪啦,袋中的白巧克力被重力拉扯,一塊接著一塊全落到地板上。承受不了撞擊的巧克力塊,猶如玻璃般碎了一地。

在這碎了滿地的白巧克力上,男子又將自己的黑色長靴踏上去。這次連破片都不剩,全被鞋底壓成如粉雪般的白色小顆粒。

「再過不久我們就能見面了,在此之前就先忍耐一下吧。」男子漾起的笑容,就像夕陽光所蘊含的微溫同樣柔和。

再次於禮拜堂內響起的靴音往門口方向走去,此時外頭的夕陽也終於沒入山頭。
夜幕垂下,無名男子的身影也同時溶進了絨布般的黑暗中。


◆◆◆◆◆


剛從外頭回到教會的烏羅普羅斯正要進門時,發現眼前的大門不但沒閉緊,門縫內也未滲出火光。通常這時候如果席爾芬在,應該早就燃起油燈了。

「席爾芬?」一股不安襲上心頭,緊接著推開單邊門扉往室內出聲。但迎接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。
烏羅普羅斯想起今早席爾芬對自己說過,今天鎮上有慶典,所以教堂管理者把羔羊的孩子們都帶出去玩,但晚上還是會回來吃飯。撇開其他人回不回來,重點是席爾芬到底去了哪裡……以他今天看到的提籃內巧克力總數,應該不可能發到這麼晚。

總之杵在門邊事情也不會有進展,姑且先進了門、接著把牆壁上的燈台一一點起。室內被照亮後,環顧四周仍未發現有什麼異狀。
正當烏羅普羅斯感到困惑而低下頭思考時,發現祭壇前地板的紅色絨毯上有不明的白色碎屑。走近蹲下後用手指摘起幾粒聞了聞,雖然微弱,但仍散發出甜甜的香氣。而在散落的碎屑一旁,還有白色布包與水藍色緞帶。

烏羅普羅斯一眼就發現這和席爾芬拿來包裝巧克力的耗材相同,但畢竟今天有許多人在這裡做過巧克力,也不無可能是其他人遺留下的。

這分明不是什麼大事,但為何從剛才開始就感覺到的心悸仍停不下來?

「……烏羅?」正當烏羅普羅斯陷入思考時,後方傳來了熟悉的聲音。少女的身後還跟著負責餐點的海蓮。
「不好意思,我今天太沉浸於慶典的氣氛,完全忘了時間,還讓席爾芬小姐特地過來找我……」看到烏羅普羅斯表情不好看,以為是自己過錯造成的海蓮連忙道歉。

「海蓮小姐請別介意,目前大家也都還沒回來……」席爾芬話還沒說完,烏羅普羅斯就突然走近,接著——

「烏……羅?」像是根本沒將海蓮納入眼中一般,烏羅普羅斯緊緊抱住了席爾芬。在一旁目睹的海蓮雖然被嚇到,但隨即就很識相的從席爾芬身旁穿過,用小快步往廚房方向走去。

「妳去哪裡了?」在海蓮離開後沒多久,就這樣靜靜讓烏羅普羅斯抱著的席爾芬,終於聽到了對方的回應。

「就像剛剛海蓮小姐說的,我只是去找她了。」

烏羅普羅斯沒有回覆,只是把環住席爾芬雙手的力道又加深了些,甚至——
「……烏羅,你還好嗎?」席爾芬不知道烏羅普羅斯的雙手是因為過度用力而顫抖,亦或是——


「不要離開我。」


輕的彷彿像要融於空氣中的嘶啞聲,
一定只是出自於少年任性的願望吧。


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
引用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引用 URL
http://midorigawa.blog125.fc2.com/tb.php/63-e24d2e8b